当前位置:新闻首页  逍遥棋牌游戏平台

逍遥棋牌游戏平台-正规房卡棋牌平台

2020年01月28日 01:18:12 来源:逍遥棋牌游戏平台 编辑:金爵棋牌娱乐

體操/先求美再求難 蔡恆政教學當成寫論文

生活中心/綜合報導近年來,遊戲實況及直播相關產業的蓬勃發展造就了不少人氣網紅及實況主,有些實況主因其獨特的個人風格或是姣好臉蛋,吸引了眾多粉絲追隨。《三立新聞網》很榮幸邀請隸屬於《電狼娛樂》的3位女性實況主Zoe、湘湘以及JOJO進行專訪,暢談她們的「實況人生」。▲專訪《電狼娛樂》三位實況主,暢談各自的實況人生。(圖/翻攝自湘湘、JOJO、Zoe臉書粉專)1.很多網民認為《電狼娛樂》的企劃不是很好,你們的想法是?Zoe認為有時候大多觀眾想看的東西,並不是都能夠拍的,覺得可以多看旗下實況主的實況台,或是了解當前的時事梗,這樣應該會比較符合大眾的需求。▲Zoe表示自己在「刺探敵情」。(圖/翻攝自三立新聞網)2.湘湘覺得年紀小這件事,在實況這個行業有哪些好處或壞處?湘湘表示因為年紀小,所以即便現在遇到某些困難,還是有很多時間可以去處理,也能在其中成長。至於是什麼樣的困難,Zoe則想起先前湘湘曾向他詢問經營社群的相關問題,對她來說就有些困難,但現在成為電狼旗下的實況主後,也開始努力學習這一方面的事物。▲湘湘表示自己先前不太會經營社群,在加入電狼後努力學習這方面的事物。(圖/翻攝自三立新聞網)3.部分觀眾覺得JOJO好像跟同事不太熟,是真的還是效果?工作性質的不同是為最關鍵的重點,且平時三人間就有些少私約。而會被稱為「ME JOJO」的原因,大概是因為前陣子較常參與ME(實況主經紀公司)的節目,才會這樣子,並重申「還是屬於FW」。▲對於主持人Jwell的問題,三位實況主有些驚訝。(圖/翻攝自三立新聞網)4.工作上有遇過令你們最傻眼的事情嗎?對此Zoe及湘湘皆表示因為她們的工作大多是受邀出席活動、跑通告為主,比較不會有突發狀況。而JOJO則是主持人的工作居多,因此比較會碰到這類情形,JOJO表示先前便曾在上台前臨時「改稿」的狀況。5.當初怎麼會踏入實況圈及加入《電狼娛樂》的呢?Zoe當初是抱持著試試看的心態開啟實況之路,但在經歷一段坎坷的路,小有成績後收到了電狼活動的邀請,因緣際會下被電狼詢問要不要加入,便成為了其中的一份子。JOJO則是因先前是播報體育新聞的,在巧合下成為了《鬥陣特攻》賽事的主持人,後來因為電狼中的一位大人物的邀請,加入了《電狼娛樂》▲JOJO表示自己是因為電狼先前的一位大人物而加入了《電狼娛樂》。(圖/翻攝自三立新聞網)6.如果不在電競或實況圈了,會想從事什麼樣的工作?湘湘表示應該會往服飾業發展,可能是代購方面為主。而Zoe則是因為「愛吃」所以會往烹飪的路前進,學習做餅乾或蛋糕,成為一個甜點學徒。JOJO因為其實從沒想過要做幕前的工作,會以大學的本科廣告傳媒相關為主,從事新聞媒體的幕後工作為主。

影/一次三個!超正電玩實況主專訪 暢談實況及人生經歷

蔡恆政(右)與得意弟子丁華恬28棋牌电玩 蔡恆政教練提供 分享 facebook 一個台灣體操界長達51年都沒辦法解決的尷尬難題,體操教練蔡恆政只用不到5年就克服了,他用寫論文的框架來傳授體操精髓,先求美、再求難,則是他執教的靈魂與哲學。蔡恆政去年帶領得意門生丁華恬,在世界體操錦標賽摘下台灣51年來首張女子體操奧運門票,此外愛徒還在亞洲體操錦標賽拿下隊史首面平衡木金牌,很難想像,過去沒有帶過女子選手的他,丁華恬是他的第一批學生。 4年多前丁華恬還只是個國小六年級的畢業生,當時她的啟蒙教練因故無法繼續執教,蔡恆政才臨時接手,連他自己都笑稱:「這是個美麗的誤會。」由於體操男、女比的項目不盡相同,因此體操選手出身的蔡恆政,執教後也以男生為主,會接下女子隊教練的理由很單純,「因為我生了2個女兒,我想把她們練到最好,加上當時丁華恬她們那批6個選手都沒教練,所以我就順便一起帶。」蔡恆政沒有帶過女子體操選手的經驗,丁華恬也曾懷疑,「剛開始我的確有些擔心,加上前半年,我們每天練的東西好像都一樣。」就算心有疑慮,丁華恬仍傻傻地跟著練,直到國三那年的全國運動會,她迎來生涯第一次的大爆發,當時她年僅15歲,卻異軍突起拿下女子全能金牌,除奠定了台灣女子體操一姐的地位,也確定了蔡恆政設定的軌道沒有偏差。男、女體操比賽項目雖不完全相同,蔡恆政強調,基礎本質不會改變,因此執教的轉換上問題不大,但他碰上的第一道難題是,「國內的選手、教練多半只追求練難度,而動作本身的美感,也就是所謂動作的精確度卻不管。」在蔡恆政的認知,體操是項追求「美」的運動,所以他花了很多時間去修正並強化選手動作的精確度,丁華恬的每一次翻滾,他都用iPad錄影下來,除了口頭提醒,也透過影片佐證。「以前我在當選手的時候,哪有這麼方便。」蔡恆政苦笑說,以前他也覺得自己動作難度很高,做起來很漂亮,「直到退休後看到自己動作的影片,才知道原來我做起來這麼醜。」在體操的評分裡,分成難度分與執行分,難度越高起評分也越高,但執行分就是以動作的完成度,以及成套的流暢度與精確度給分,兩者加總後為最終成績,而當總成績相同時,以執行分較高者勝。蔡恆政認為,練體操就像寫論文,教練先要有個清晰的架構,接下來再針對這些脈絡去做訓練上的布局,且要由小放大,「我們一個小動作要練到好,至少要花上2年。」早年丁華恬出來比賽,也會擔心自己的難度分太低,比賽拿不到好名次,但蔡恆政不斷提醒她,只要動作夠精準,成績一定會好,「丁華恬國三那面全運會全能金牌,就是最好的範本。」如今丁華恬似乎已是蔡恆政「論文」的完成品,不過他笑說,這套論文還不到收筆的那一天,無論是今年的東京奧運,還是4年後的巴黎奧運,丁華恬與他都還有很多未完篇章等著師徒倆一起去完成。

友情链接: